慰我长思

王杰希和Tony Stark
贾尼和王柔
cp洁癖

为什么我才大一就已经忙到飞起?等闲下来写文叭!

一个《智能理性批判》的语无伦次的文评

我真的太喜欢这篇文了,全文的顺畅感,意料之外的情节设定,HE的贾尼,都让追完文得我非常满足了,非常感谢太太圆满了贾尼女孩的美好期待。

冒昧地圈一下太太 @蜜蜂_Herr Biene ,超级期待太太的本子。

其实本贾尼女孩幻想过无数次贾尼重逢的情景,太太描绘的是我能想象的最浪漫的一种。不管是火卫二爆炸的炙热感,还是时空穿梭的眩晕感,人物对峙的紧张感,仿佛都是可感。

归来的贾维斯变了许多,他一贯严谨却敢大胆行事,他以前对托尼说一不二,后来学会了欺骗,甚至强|上托尼。(喜闻乐见的车)

虽然有一点刀子让我有一丢丢难过,但我觉得整体基调还是不虐的,大概因为明白贾维斯的一切改变都是为了托尼,谎言是善意的,带着疼痛的占有同时带着爱意。

钢铁侠三部曲,以及很多同人作品里,贾维斯逐渐人性化,但不会改变的就是“For you sir”的中心。这种理智和担忧交错,人性的温暖和科技的冰冷结合的感觉也是我很萌贾尼的一个点。

贾维斯说“为了保证您的安全,一颗无人居住的行星是很小的代价”的时候真是又宠又苏,男友力爆棚!

印象最深的还是贾维斯引爆火卫二的情节。

贾维斯用一颗行星作为媒介,只为了传递一段跨越了13亿公里的电磁波,传递那句让人热泪盈眶的“I'm back,sir.”

我想象中的行星爆炸,散落在宇宙中的星际气体,可能有咖啡色的或者彩色的尘埃云。光浪在尘埃间移动,变成了星体诡谲瑰丽的光波。

会不会有一颗星尘,是那颗毁灭的行星飘散出来的火花,见证了这场壮观又盛大的浪漫重逢。


“我们也是星尘,是几十亿年前熊熊燃烧的那场大火所爆出来的一点火花。”

[王柔]夜谈

#全篇无王杰希视角
#我终于在我王生日这天赶出了一篇王柔



*
唐柔在床上翻了个身,试探地问:“果果,你睡着了吗?”

“还没有。”陈果答了声。

“你生气了吗?”

“生气了。”陈果故意用干巴巴的语气说。



*
兴欣刚结束了第十一赛季常规赛第十轮的比赛,刚好叶修和魏琛也在兴欣大本营,第二天是照例的放假,老板陈果小手一挥,带大家奔向h市农村的一家农家乐。

唐柔饶有兴趣地看着林立的高楼逐渐从车窗外消失,被葱郁的草木替代,拿出手机发了条短信。

店不愧是陈果钦点的,饭菜让大家大爆手速。但是吃饱喝足后,一群人只能围在桌边干瞪眼。外面的雨点声暗示了他们只能在这栋房子里活动的悲伤事实。

陈果走到窗户边,玻璃上已经起了一层雾,她把雾擦干净,窗外的草木被打得东倒西歪,隐约看得见不远处的湖上溅起的一圈圈涟漪。

“这附近好玩的地方挺多的,还有个湖,天气好的时候能看到捉鱼的老鹰和鹭鸶。”陈果满是可惜,众人听了也有点遗憾。

包子很快从遗憾中走出来,充分发挥了气氛担当的职责,鼓动大家玩“被笔头指到就要回答一个问题”的游戏。一群人嘴上说着无聊,身体还是诚实地加入了游戏。

一群职业选手,估计没几个玩过这种小游戏。陈果暗自腹诽。

问出的无非就是被告白过几次这类无伤大雅的问题,当然,一次也没有这种答案得到了大家一致的友好微笑。

唐柔跟着大家笑闹,直到笔头慢悠悠地停在她面前。

“让我来,”方锐酝酿出了一个他自认为很强势的大招,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最常联系的男性。”

“小唐一定说爸爸。”魏琛笃定的语气让方锐得意洋洋的脸瞬间垮下来。

唐柔笑笑,刚要开口,听到叶修随口说了句“如实作答啊”,怔了会儿。

众人吵吵嚷嚷要继续转笔,然后一个清脆的声音说:“王杰希。”

兴欣众人瞬间哑口,齐齐看向唐柔。

他们表情里飞速闪过怎么办我们好像发现了什么大消息好想宣扬出去又好像吃了一口狗粮,唐柔有点好笑。

“如实作答就是——我和王杰希在一起了。”

好吧,真正吃到狗粮和好像吃到狗粮的表情是不一样的。

叶修神情复杂,如果不是陈果盯着他一定手拿一支点燃的烟聊表沧桑。他努力做出徒弟被挖墙脚的痛心疾首表情,问唐柔:“什么时候的事啊,小唐?”

唐柔手放在膝盖上,像个小学生坐得规规矩矩地回答大家的问题。

“第十赛季的夏休期,我们得冠军那天晚上。”

莫凡是断不会参加这种游戏的,也没有加入大家的讨论,但心里还是惊讶了一番。他点进了前久才加进去的职业选手群,戳了一下王杰希的头像。

叶修刚好转过头,格外眼尖的看到了“王不留行”四个字,顺手接过莫凡的鼠标,说:“借我用用。”

苏沐橙跳过来:“我们娘家人的气势可不能输啊。”

魏琛也添油加醋:“中草堂的Boss是兴欣的了。”

莫凡有点失措,他张嘴想说什么,他看看叶修对着电脑屏幕微眯的眼睛,又听着苏沐橙和魏琛的你一言我一语,把到了喉咙的话又压了回去。

——这是亲近吗?

叶修在键盘上啪嗒几下,消息已经发出去了。

“王大眼啊王大眼,墙角还是被你给挖了。”

那边王杰希很快回复了:“叶修?”

叶修觉得有些无趣,对莫凡说了一声“谢谢”,放开鼠标走开了。

莫凡眸光微动,听见大家重新吵闹起来才回过神,他重新按上鼠标,一个弹窗跳了出来。

微草—王杰希添加你为好友,是否同意?

莫凡看看自己的好友列表,无不带着兴欣的前缀。

——唐柔的男朋友,是兴欣的亲系吧?

莫凡想了想,点了“是”。



*
众人偃旗息鼓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分配房间时,苏沐橙看出了陈果对唐柔的欲言又止,俏皮地笑笑说:“单人间我认领了哦。”

陈果心里感谢苏沐橙的善解人意,睡下后就开始琢磨起来。

知道唐柔和王杰希的恋情后,唐柔的有些让人疑惑的举动就有解释了。

唐柔问她生气没有,陈果趁机确认答案:“那次在你房间里看到的王不留行周边,是王杰希送的?”

“是的。”

“和微草比赛前你匆匆忙忙跑出去,是去见王杰希?”

“是……是的。”唐柔有点心虚了,凑过来把头和陈果的亲密地挨在一起。

陈果叹了口气,声音闷闷地问:“为什么不告诉我们啊?”

其实陈果并没有生气,她更在意的是“为什么不告诉我”。

“果果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的。本来是打算稳定点就告诉你们,没想到常规赛第一轮就遇上了,然后就拖到了现在。”

陈果沉默了,她能理解唐柔的苦衷。

毕竟兴欣和微草,还是对手啊。

陈果转过头看着唐柔,掐起唐柔的脸蛋,认真地问:“他是微草的队长,平时那么忙,你会不会被忽略了啊?”

哪怕陈果是荣耀最忠实的粉丝,这种时候,王杰希在她面前,也不得不褪去荣耀至高神的光环。现在的王杰希对她而言,只是闺蜜的男朋友。

唐柔佯装吃痛,陈果又捏了一下才松手。

唐柔没有直接回答,反而问陈果:“果果,你还记不记得第九赛季的全明星,王杰希输给高英杰的那场比赛?”

“当然记得啊,我们两个还有叶修都在现场。”

“是不是很奇怪叶修为什么要站起来鼓掌?”

“是啊,”陈果点头,“其实当时还觉得有点丢脸。”

“我当时也不清楚。后来问起叶修,他就给我做了一次完整的复盘。”唐柔表情严肃,“复盘的结论是:王杰希是在给高英杰铺路。”

“你是说……”陈果好像明白了什么,惊讶地捂住了嘴。

唐柔重重地点头:“没错,那场比赛他没有尽全力。别说我们没有看出来,就是高英杰本人也不知情。”

“很难想象吧?他把每一步都计划好了。那已经不是一场比赛了,更像是一场精心策划的表演,他心甘情愿自毁名誉的表演。”

陈果喉咙有点发堵,张嘴想说些什么又放弃了。

提到王杰希,陈果心里是有一点不舒服的,这不是源于战队的对立性,而是对闺蜜的私心。大概不管唐柔最后败在谁手上,陈果心里都会有芥蒂。

王杰希崭露头角那年,陈果刚好接触荣耀,她当然记得年轻的魔术师骄傲自信的样子。但她成为了叶修和嘉世的死忠粉,对王杰希的印象,就定格在扫把划过的炫目弧度那里了。

后来唐柔被记者们口诛笔伐,她不止一次地想,如果唐柔赢了就好了。

可哪有什么如果呢?

唐柔从来是全力以赴,王杰希更不可能会懈怠。

而王杰希对荣耀的用心程度,让她一次次地自愧不如。

唐柔自嘲道:“以前是我太肤浅,认为荣耀只是个游戏。”

“后来我才明白,荣耀是一座高山,值得我穷尽一生攀爬。王杰希已经在高处了,我不仅想到达他那样的高度,和他站在一起,也想挑战他,打败他。”



*
荣耀,是很残酷的。

有人为倾注了满腔热血建立王朝,却不得不送上致命一击,亲眼看着它倒下。

有人曾在巅峰描绘繁花血景,却不得不挥别过去,各自一方。

有人曾拥有交付后背的信任和默契,却不得不阴谋相向,狠心斩断羁绊。

因为,荣耀在他们短暂而绚烂的职业生涯里,是凌驾于一切之上的。

王杰希和唐柔,就是如此。

他摘下自己的星辰,扫把轻挥给别人点灯。

她点燃手中的流炎,战矛一扬为自己开路。

所以即使要和恋人兵戈相向,在刀光剑影中交错无数个回合,他们也不会放弃对荣耀的追求。

那么自己的一点芥蒂,有什么意义呢?

陈果睁着眼睛想。



*
“叮咚”一声,唐柔把亮起来的手机拿过来,光亮打到她脸上,照出她嘴角翘起柔和的弧度。

陈果吸了吸鼻子,确定自己闻到了甜蜜的气息。

“是王杰希吧?”陈果问。

唐柔点点头,满眼笑意地说:“我去给他回个电话。”

“去吧。”门打开时透进的光亮又渐渐消失,陈果闭上了眼酝酿睡意。

——要幸福啊小唐。



*
唐柔回来时陈果已经睡着了,她轻轻的关上门,小心地掀起被子的一角钻进去,被子里暖意把她带进来的寒气一点点驱散。

她睁开眼盯着天花板,眼神有点放空。

王杰希收到了唐柔早些的短信,只是询问了她的住宿饮食情况,让她早点睡,显然没想到会接到她的电话,唐柔听出了他语气里的一丝讶异和一丝惊喜。

唐柔告诉他晚上有点冷,应下他叫自己多穿点把被子盖严实的嘱咐后,突然有了点狡黠的小心思:“今天告诉大家我们的事了。”

没想到王杰希只是笑了声:“叶修也告诉我了。”

试图加大他的讶异和惊喜的计划没有成功,唐柔有点失望。

随后王杰希催她睡觉,唐柔又和他聊了几句,从善如流地挂了电话。

唐柔回过神,王杰希对她说晚安的声音低低的,仿佛就回响在她耳畔。

唐柔笑着闭上了眼,沉入黑甜的梦里。

“晚安,果果。”

“晚安,王杰希。”




End

[王杰希生贺]只为你加冕

#魔术师生日快乐!
#我永远喜欢王杰希!

*
王杰希这个人

“不可思议的飞行操作,完全无法预测的攻击角度。”
“王杰希和他的王不留行就这样无可阻挠地,扛着微草,向前飞去。”
操作华丽绚烂,璀璨诡谲,他的步伐却沉稳冷静,直指王座。

“队长王杰希那大小眼一瞪,一半的队员连大气都不敢出。”
“如果运气好也是错,那我倒愿意错上加错。”
严厉地管教指导队员,他又用罕见地讥讽来支持队员。

这个人,怎么这样矛盾呢?

“下个赛季,你会看到的。”
那是带着傲气的新人,还未崭露头角就笃定不已。
“季后赛,魔术师驾到!”
那是耀眼的最佳新人,意气风发地撞破新秀墙后,骑着扫把驰骋星空。
“我想我可以。”
那是青涩又自信的小队长,接过王不留行的责任,把微草扛在肩上。

那样的他,有满天坠落的星光,有浩瀚无垠的星河,却用结界封存住自己。
那样的他,有满身的骄傲,有少年的意气,却不动声色的为后辈铺好路。

这个人,怎么这样让人心疼呢?

我在想,当队员跟不上他的步伐,魔术师变不出冠军的戒指时,踌躇满志的他,是不是一次次地质疑自己?
改变自己的风格,用不舒服不擅长不习惯的方式表现,他付出了多大的决心和勇气?
那鸣蝉喧嚣的夏天,寂静的俱乐部,屏幕上一次又一次的失败,他又是怎么捱过闷热的夏休期?
周遭人三两讨论,孤身一人思考时,他一定很孤独吧?
在全明星舞台上,华丽的魔术师久违地震撼全场时,他有得到短暂的放松吗?

我喜欢他的天马行空又冷静理智,清冷又温柔。

愿为星尘,是几十亿年前熊熊燃烧的那场大火所爆出来的一点火花。
只为你加冕。

最爱的魔术师啊,结界固然坚不可摧,但阻挡不了你的万丈星芒。

盘旋哀鸣的一曲悲歌(复联3角色杂谈)


高考完才看了复联3,这一曲悲歌让我揪心挠肺,泣不成声。
杂谈印象最深的几个角色的感想,兼有cp星卡,幻红和贾尼




灭霸

灭霸最擅长拆散亲人和恋人。洛基再怎么装出不在意的样子,还是无法看着哥哥死去。卡魔拉再怎么叱咤宇宙,也忍受不了妹妹的惨叫。他深知别人在意什么,把威胁的招数用的炉火纯青。

他是不择手段的反派,也是有感情的反派。他深爱着女儿卡魔拉,纵容她的任性和背叛。拿到灵魂宝石后的他本应欣喜,却悲痛地哀悼卡魔拉。

即使失去卡魔拉,他彻头彻尾地执行消灭宇宙一半生灵的理念,依然要打响那个响指。

打响响指后,他看到了幼年时的卡魔拉。灭霸也是个父亲啊,这个父亲为了自己的理念牺牲了女儿,只能在没有女儿的傍晚独自看日落。

他虽然从不后悔,却不能不怀念。



雷神

阿斯加德的王,一动不能动,只能无声地看着,海姆达尔被长矛捅死,洛基挣扎着失去了呼吸,阿斯加德瞬间毁灭。

这个英俊,充满肌肉的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说自己没有什么可以失去时,我像吃了酸梅,涩进了眼睛里,酸到了心里。

曾经意气风发的阿斯加德王,落魄得像宇宙里的一缕游魂,但脸上的灰尘遮不住他充满仇恨的双眼,身上的伤痕改不了他复仇的心。

他手持战斧劈出亮光,神祗再次降临。



星爵和卡魔拉

我喜欢星爵的逗比与重情重义,也深知他的意气用事。他会因为随身听还返回刚逃出的监狱,得知母亲死因,立刻对凶手亲生父亲拔枪相向,也正是他得知卡魔拉的死讯后,情绪失控地毁掉了最接近胜利的一次机会。

对星爵既有失望又有心疼,但无法责怪他。

我也想责怪他,却想起了银护1里卡魔拉飘荡在太空中时,他情绪失控地飞向她,把活下去的机会给了她。

遇到星爵前,卡魔拉是宇宙里臭名昭彰的女战士,被别人憎恶痛恨。星爵轻轻牵起她的手,给她听他母亲最爱的音乐,带她跳舞。

星爵是个孤独的孩子,母亲是被亲生父亲害死的,杀死亲生父亲的代价是失去真正待他如子的勇度。他没有握住母亲的手,可是力量宝石一点点摧毁身体的时候,卡魔拉对他伸出了手。这一次,他握住了。
他们成了银河的守卫者。她让他杀了自己,他终于扣响扳机,却只能看着她在泡沫中被带走。

不是生离,是死别。




火箭和格鲁特

银护1里格鲁特是火箭忠诚的追随者,是银护成员们忠诚的朋友,牺牲自己保护他们。银护2里的银护大家庭呵护着失去了记忆的小树人。复联3里的格鲁特长成了爱打游戏的叛逆青年,让银护的家长们头疼不已。

小树人消失前对着火箭说了一句“I'm groot.”这次不是介绍自己,不是强调自己要分钱,也不是打游戏时的叛逆话,而是,“爸爸”。

爸爸。

火箭张狂任性,可能不会是个称职的父亲,但他责怪格鲁特喝水池里水的行为,抱着格鲁特的一截树根冲向反派拼命,管教叛逆的格鲁特。他听得懂格鲁特的每一句“I'm groot.”

片头的火箭还可以说:“我还有很多不想失去的。”而片尾的他同雷神一样,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他只能听着小树人无助惶恐地叫他爸爸,然后眼睁睁地看着他消失。



幻红

幻视是非人类的人工智能,旺达是被当作异类对待的变种人,可在宇宙的生死存亡面前,他选择牺牲,她依然杀死恋人。而他们之间的爱,真挚又纯粹,不比人类任何的感情差。他说:“我只能感受到你”,红色才极不情愿在她手心升起。即使即将死去,他依然安慰哭泣的她“没事的,没事的”。心灵宝石溃散的那一刻,他说:“我爱你。”

悲痛的旺达看着时间倒流,被自己亲手杀死的恋人活了过来,然后死在了灭霸手里。



贾尼

去看电影的前两天和小伙伴聊到幻视,我还没说完他的扮演者是钢铁侠人工智能管家的配音,小伙伴就说出了贾维斯的名字。

复联3中博士说幻视的组成时,提到了贾维斯。

心灵宝石被毁掉时,金黄色的光芒四溢。让我想起了贾维斯被奥创攻击的时候,金黄色的数据球支离破碎。

贾维斯像是阔别了许久的一个老朋友,他用焦急的声音呼唤“Sir”,用开心的语调打着“Oh hello sir”的招呼,用调侃的语气说“In Miami”。明明是冰冷的电子音,因为一句句的“sir”,被涂满了人的色彩,温暖而真实。

但是你看,贾维斯早就不在了,复联2,美队3,耐心又残忍把他的痕迹一点点抹去。环绕钢铁侠战衣的,不再是英国腔,而是我一直无法习惯的陌生女声。

水下自己离开战衣,救出托尼的机械臂。Stark大厦里飞出,从背后覆盖住托尼的战衣。田纳西州的雪地里,托尼拖着走的战衣。即使只能在别人的只言片语中回忆,我还是很喜欢贾尼。

我以为所有人都忘了贾维斯,但博士没有忘,小伙伴没有忘,贾尼女孩没有忘。

我也不会忘记。



钢铁侠

他是天才,百万富翁,花花公子,慈善家,是最平凡的血肉之躯,穿上战甲后变成了肩比神明的超级英雄。他失去了父母,失去了陪伴多年的贾维斯,被伤痛和疾病笼罩。

订婚宴在即,他依然选择飞向太空。纳米盔甲连组成面部盔甲都不够了,刀插在他身体里,他连连后退,呼吸越发艰难。

小蜘蛛说:“如果你有能力解决困难,却不行动。一旦有坏事发生,就是你的责任。”托尼这么关心这个孩子,我觉得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们如此相似,脱了战衣都是普通人,却同样有着极强的责任感。
他多么渴望孩子啊,甚至梦到了和小辣椒有了孩子。

无疑,他把小蜘蛛当成了自己的孩子,像父亲一样引导他帮助他,给他设计战衣,拒绝小蜘蛛的帮助。他不希望小蜘蛛像自己一样,只希望他比自己更好。

和博士争执时小蜘蛛插话,他说“大人说话小孩别插嘴。”像极了明明关心孩子却不明说,只把孩子护在身后的父亲。

飞向太空的过程中,他发现这个孩子已经成长为可靠的同伴,他终于没有再拒绝这个孩子,宣布他成为复仇者的一员。最后呢,小蜘蛛抱着他,颤抖着声音说:“I don't wanna go.”

我哭得喘不过气,旁边的小伙伴再也无法安慰我了,她向我索要纸巾。

遥远的外太空,颓败的陌生星球,怀里的灰飘散,他双手交叠,闭紧了双眼。

他没有说话,却仿佛有声声悲鸣,哀怮地盘旋着。

[王柔]共享荣光

#新人第一次发文,排版艰难

1.
十一赛季开始的前两天,微草战队终于抵达h市酒店。
在候机室还在和刘小别争论菜单,险些大打出手的柳非,行李随手一丢就瘫在沙发上。

刘小别本着微草战队的队员永不认输的精神,挨个使用美食诱惑技能,成功让柳非解除僵直状态。

“西湖醋鱼东坡肉,龙井虾仁片儿川。”柳非默念着刘小别几乎在她耳边吼出的话,睡眼惺忪地从沙发上爬起来。

这时候尽心尽力收拾把每个人的行李提到各自房间的副队长斌才闲下来,告诉他们队长不在。

“队长的原话是‘我出去见一个朋友,你们适当放松’。”

高英杰神情凝重:“要到肩负起微草未来的时候了吗?”

刘小别却说出了心里的疑惑:“我怎么觉得,队长对h市好像很熟。”

柳非同样疑惑:“我怎么觉得,队长和这个朋友的关系不一般啊。”

如果微草队员在西湖边晃荡,就会惊奇地发现看见队长耐心地看着这个“朋友”拉低了帽檐,再次牵起了她的手。

还会更惊奇地发现,这个“朋友”,赫然是兴欣的女战法,唐柔。

你们队长和唐柔的关系啊,要在“朋友”前加上一个“女”字才说得清楚。

2.
王杰希出了酒店才告知唐柔自己抵达了h市,唐柔收到男朋友的短信时又惊又喜,西湖就成了匆忙之下的约会地点。

虽然是约会,两人的话题却也离不开荣耀。互相简略地描述了这个赛季的规划后,王杰希突然发问:“战斗法师小姐,上个赛季集火强杀王不留行作何感想?”

唐柔听出他语气里的促狭,不答反问:“魔术师先生,竞技场总是教我做人的感受好吗?”

说罢,两人都站定。

唐柔先轻笑出声,打破这看似剑拔弩张的气氛。

王杰希透过墨镜,看到几乎都是暗色的世界里,她的颦笑仿佛牵动了色彩流动。

王杰希也笑了,把牵着的手张开,十指相扣。

3.
十一赛季常规赛第一轮正式打响,兴欣主场对战微草。

擂台赛已经到兴欣的第三顺位,唐柔站起来,有稀稀落落的掌声。

唐柔抬头看了眼比赛场上的全息投影。

角色,王不留行。

血量,94%

荣耀大神,近乎满血,很有挑战啊。

唐柔当然不惧挑战,以一往无前的战斗风格冲撞进众人眼前的她,果断地将挑战和质疑斩落在战矛下。

可惜的是,在这个对手面前,她次次折戟。

唐柔收回视线,大步迈向比赛区。

“我想大家肯定都还记得,世邀赛总决赛上再现的魔术师打法。”这边解说潘林趁机提出话题。

李艺博点头:“王杰希擂台赛第三顺位出场,拿下对方两员大将后,还是半血。”

“很多人推测,如果王杰希是第一顺位出场,说不定就会拿下三个人头分,”潘林感慨道,“魔术师打法,太让人震撼了!”

是的,让人震撼。

隔着屏幕也阻挡不了的震撼。

这个男人即使褪去魔术师的光环,也依然强大。或许对手忌讳着他的潘多拉魔盒,但当魔盒被打开时,慌乱而紧张的应付,阻挡不了魔术师的加冕。

“荣耀”两个大字照例迸出,只是唐柔觉得这是最震撼的一次。

她看见陈果已经抛弃了立场,和屏幕内的观众一起尖叫。

她看见黄少天一拳打在王杰希肩头,口中喋喋不休脸上却洋溢着笑容。

她看见领队收起了嘲讽脸,带着得意揶揄王杰希。

最后她看见的是,王杰希站在领奖台上,沉静的侧脸被记录在镜头。

那一刻,充盈唐柔脑中的不是战胜的欲望,而是骄傲。

4.
“没有记错的话,这已经是王杰希和唐柔的第三次交手。”潘林说。

“是的,而且都是在擂台赛的守擂位置。”李艺博补充道。

“不知道这次,面对上个赛季的最佳新人,总决赛一挑三的唐柔,我们有没有机会再见到魔术师打法。”潘林说。

“寒烟柔角色即将载入完成,让我们拭目以待。”

“拭目以待。”

唐柔感觉得到,手指迫不及待地想在键盘上飞舞,正如曾经在琴键上行云流水地演奏一般。

浮起的一丝挫败与不甘终于汇成一股战意,一颗微微躁动的心反而冷静下来。

毕竟面前的魔道学者,此刻不再是为国争光的骄傲,只是她的对手。

只是对手。

寒烟柔提起战矛,毫不迟疑地冲出。

团队赛结束,兴欣微草5:5战平。

两队的选手也已经从选手席里出来了,在场中央列队,再次互相握手致意。

微草为首的男人站得笔挺,右手被兴欣握手的第二人抓住。

而黄金右手摇了摇他的右手,佯装凶狠道:“不要太嚣张,下次再单挑!”

团队赛,王不留行猝不及防的一颗星星射线,丢下集火海无量的命令。

“要一个打八个吗点心大大?”兴欣握手的第三人唐柔补了一句。

方锐放开王杰希的手,痛心疾首状:“小唐,怎么能在对手面前出卖前辈呢!”

哦,好像对手不知道你的垃圾话一样。

王杰希握住走上前的唐柔的手,毫不掩饰对女朋友的欣赏:“进步很大。”

从第一次和她交手开始,她浇不灭的战意就未曾改变,但荣耀的意识和经验却一直在进步。

“可还是输给你了,也没能见识到魔术师打法。”女朋友有点不甘心。

“好好复盘,”王杰希声音带上安抚的意味,“下次竞技场。”

唐柔抬头看他,一双眼睛散落进了零碎星光,正噙满笑意看着她。唐柔觉得心脏微微发热起来。

“好。”

5.
走下比赛场的唐柔想起了两天前和王杰希的对话。

即使互相倾慕,也改变不了是对手的事实。

正因互相倾慕,更不会改变全力以赴的态度。

但是,他从未错过她的进步与成长,她有幸观赏他的光芒与辉煌。

或许是无数个抛掷下的烧瓶,或许是认真负责的心,或许是沉重的担子,压着他一次又一次地负重飞行。

或许是每一阵连击带起的旋风,或许是不甘失败的心,或许是一路的质疑,伴着她一次又一次地挥舞战矛。

为了让熔岩与斗气交相辉映,让魔道学者和战斗法师共骋星河。

为了让他和她,共享荣光。

End